我們用光來比喻知。(我們會說,某人在三角數學方面大方光芒)

但是,在這裏,藝術家用光來代表混沌無知。因爲初始之光是最原始的,是搖曳不定的,在此被啓蒙者還沒有被啓蒙,在此他不知道何爲知也。

憑藉凝注的目光去追尋,去捕捉,未被照亮的被啓蒙者捕獲了第二道光,對知的無知最終成爲最高境界的知。

就這樣,作者又回到了初始之光,陶醉于無與倫比的殘缺之美中。

被引領參與這體驗之旅的我們,如何言喻感激之情?
 

 


2008年6月

佩德羅塔門

 

 

 

 

hit counter script